盗窃罪、抢夺罪抑或抢劫罪-----『佛山刑辩律师网』
网站首页 | 社会聚焦 | 刑事研究 | 法律文件 | 合同范本 | 法律服务 | 委托指南 | 部门信息 | 损害赔偿 | 诉讼须知 | 
  您现在的位置: 佛山刑辩律师网 >> 刑法理论 >> 正文
佛山注册律师,擅长公司法务、债权债务、交通事故、刑事辩护、建筑房产、合同纠纷、婚姻家庭、担保纠纷、劳务纠纷等领域。
执业机构:广东国慧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8024919588
委托专用:13724978228
律所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海五路南纺大厦首层
热门文章
· 共同故意伤害中实行过限的…[1114]
·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三千元可…[1808]
· 佛山消委会:一款百元奶瓶…[1831]
· 构成贩卖毒品罪无需以牟利…[2545]
· “惊天骗局”为何如此隐蔽…[1621]
推荐文章
· 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4528]
· 借款合同[4005]
· 房屋租赁合同(示范文本)…[4311]
· 销售代理协议书[4070]
· 独家代理协议书[4370]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盗窃罪、抢夺罪抑或抢劫罪         
盗窃罪、抢夺罪抑或抢劫罪
[ 作者:罗真 | 转贴自:中国法院网 | 点击数:2306 | 更新时间:2011-3-8 | 文章录入: ]
【案情】

    2009年8月一天的晚10时许,徐某预谋抢包,尾随被害人白某到一小胡同。白某发现有人尾随,觉得势头不对,便将随身携带的挎包扔到路边。徐某将包捡起,取出内装的1500余元现金和价值728元的手机,后又追上被害人进行殴打、威胁,最后逃离现场。  

   【分歧】

    在处理本案中,存在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徐某以抢包的故意尾随被害人,在被害人扔包后,实行捡包取钱,实际上仍是公然夺取他人财物,符合抢夺罪的犯罪构成。其后的殴打、胁迫行为,则视情况另行评价。第二种意见认为,徐某尾随、捡包的行为应分别评价为抢夺罪(预备)和盗窃罪,而其后的殴打、胁迫行为应理解为是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而实施的暴力、胁迫行为,从而依据刑法第269条之规定,认定徐某构成抢劫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1、如何评价尾随行为

    抢夺是介于盗窃与抢劫之间的行为。盗窃行为本身不可能致人伤亡,抢劫罪的暴力、胁迫等手段行为可能致人伤亡。所以,要求介于盗窃与抢劫之间的抢夺行为,具有致人伤亡的可能性。但与抢劫不同的是,抢劫是对人的暴力可能致人伤亡,而抢夺是对物的暴力可能致人伤亡。如果非法取得财物的行为完全不可能造成被害人伤亡,则不能成立抢夺罪。

    本案中,尾随行为虽然不属于暴力、胁迫行为,但它使被害人感到潜在的威胁,结合徐某事前的犯意,尾随行为应理解为抢夺的预备行为。然而,抢夺是一种对物的暴力并可能致人伤亡的行为,而被害人因害怕已将财物丢弃,取得财物的行为完全不可能造成被害人伤亡,财物已无法再成为抢夺罪的对象,因此,抢夺行为由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事实上已无法继续下去,抢夺罪止步于犯罪预备,即尾随行为构成抢夺罪(预备)。

    当然,徐某事前的犯意(预谋抢包)系一种概括的故意,抢夺与抢劫均不违反其本意。因此,尾随行为也可理解为抢劫的预备行为,基于同样的理由,尾随行为也可能构成抢劫罪(预备)。但基于刑罚谦抑性原则,我们应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推定,即尾随行为构成抢夺罪(预备)。

    2、如何评价捡包行为

    盗窃行为的本质是侵害他人对财物的占有。因此,盗窃行为客观上不必具有秘密性,换言之,客观上的公开窃取行为,仍然可能实现排除他人对财物的占有和建立新的占有的效果。所以,秘密与否并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从事实上看,公开盗窃的情形也大量存在。例如,被害人特别胆小,眼睁睁看着他人行窃而不敢声张的,窃取行为很难说是秘密进行的,但仍应认定为盗窃罪。

    笔者认为被丢弃的包并不是无主物,也不是遗忘物,因为所丢之包距离被害人不远,应认为属于其控制或掌握的财物。因此,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财物占有人意志,将财物转移为自己占有的行为应构成盗窃罪。尽管徐某的捡包行为一直为被害人所关注,但正如上文所述,秘密与否并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

    3、如何评价捡包之后“多余”的殴打、胁迫行为

    有人认为,应将徐某事后的殴打、胁迫行为视情况另行评价。笔者认为,应当将徐某事后的殴打、胁迫行为与之前尾随、捡包的行为结合起来评价。显然,如果排除徐某精神有问题或者与被害人有仇隙外,徐某的行为只能解释为,他觉得尽管已经“占有”了财物,但这种“占有”相当不稳定,极可能会遭到被害人的反抗,从而丧失对财物的控制,甚至难以顺利脱身。事实上,即使被害人丢包弃财,也不过是试探行为,并且所丢之包距离被害人不远,始终在被害人密切关注下。因此,徐某完全有理由认为,自己应当进一步实施殴打、胁迫行为,压制被害人随时可能会出现的反抗或呼救行为,从而确保自己能够完全控制已经“占有”的财物,并且顺利逃离犯罪现场。笔者认为,徐某事后的殴打、胁迫行为,符合转化型抢劫所要求的目的要件和行为要件,即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

    综述,徐某尾随、捡包的行为已分别构成抢夺罪(预备)和盗窃罪。然而,为了能够彻底控制财物并顺利逃离犯罪现场,徐某对被害人实施了进一步的暴力、胁迫行为,依据刑法第269条之规定,徐某构成转化型抢劫,应以抢劫罪一罪对其定罪量刑。


上一篇文章: 论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界定
下一篇文章: 刑事证明标准及判断方法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