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刑事判决书-----『佛山刑辩律师网』
网站首页 | 社会聚焦 | 刑事研究 | 法律文件 | 合同范本 | 法律服务 | 委托指南 | 部门信息 | 损害赔偿 | 诉讼须知 | 
  您现在的位置: 佛山刑辩律师网 >> 判例欣赏 >> 正文
佛山注册律师,擅长公司法务、债权债务、交通事故、刑事辩护、建筑房产、合同纠纷、婚姻家庭、担保纠纷、劳务纠纷等领域。
执业机构:广东国慧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8024919588
委托专用:13724978228
律所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海五路南纺大厦首层
热门文章
· 共同故意伤害中实行过限的…[1116]
·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三千元可…[1809]
· 佛山消委会:一款百元奶瓶…[1833]
· 构成贩卖毒品罪无需以牟利…[2547]
· “惊天骗局”为何如此隐蔽…[1623]
推荐文章
· 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4529]
· 借款合同[4006]
· 房屋租赁合同(示范文本)…[4312]
· 销售代理协议书[4071]
· 独家代理协议书[4371]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凌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刑事判决书         
凌某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刑事判决书
[ 作者:佚名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4329 | 更新时间:2011-6-14 | 文章录入: ]

 

                                            凌某走私普通货物案刑事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07)穗中法刑二重字第2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凌某。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05610被刑事拘留,同年712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第二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二诉[2005]20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凌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0614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228615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于2006718作出(2006)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凌某不服,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111作出(2006)粤高法刑二终字第328号刑事裁定,撤销本院(2006)穗中法刑二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新审判。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07329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邵红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凌某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199934月期间,被告人凌某作为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驻南海市小塘办事处负责人,在他人指使下将厦门荣高进出口公司与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保税进口的780588千克铝锭擅自销售。经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共计偷逃应缴税额2403849.09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凌某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并以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等证据为指控依据,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凌某提出其是在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和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明确表示是经厦门海关同意的情况下,在南海市销售了部分保税进口的铝锭,辩称其行为不构成犯罪,请求本院宣告其无罪。辩护人帅淼生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凌某的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请求法院宣告被告人凌某无罪。

 

经审理查明,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512,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116,其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的进出口以及加工贸易、补偿贸易业务。1999118,被告人凌某被任命为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负责人。

 

1999325,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持C37169100006C37169100007《进料加工登记手册》,委托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深圳仓储运输公司驻广州办事处(以下简称深圳仓储公司广州办)代理报关,由深圳仓储公司广州办转交广东粤海报关有限公司向黄埔新港海关申报进口98RGZTI15398RGZI151合同项下铝锭500013千克。同年429日,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持C37169300008C37169300009《进料加工登记手册》,委托深圳仓储公司广州办代理报关,由深圳仓储公司广州办转交广东长运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向黄埔新港海关报关申报进口99JHZTI30199JHZTI302合同项下铝锭499148千克。上述保税货物的收货单位和生产单位均为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19994月至5月,被告人凌某在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和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的安排下,将上述保税进口的780588千克铝锭销售给南海市华豪铝型材厂、南海市水头铜铝材厂、南海市中联铝型材有限公司、叶巨英等国内企业和个人。2005610晚,被告人凌某被厦门市公安局羁押并移交黄埔海关缉私局处理。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为认定依据:

 

1、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资料,证实被告人凌某的身份情况。

 

2、黄埔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凌某在2005610被羁押。

 

3、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佛山市南海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企业登记资料证实: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512,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116,其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的进出口以及加工贸易、补偿贸易业务。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是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分公司。1999114,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更名为厦门金鹭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2000年,厦门金鹭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已停止经营。

 

4、南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的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备案的《任命书》证实:被告人凌某是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负责人。

 

5、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提交的《通过国内市场调剂部分生产原料的请示》以及厦门市同安区外经贸局出具的《关于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进口铝锭有关问题的函》,证实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曾经向厦门海关申请通过国内市场对进口铝锭和生产需要的铝锭进行调剂,并将保税货物的进口口岸由厦门港改为黄埔港。

 

6、厦门海关驻同安办事处核发的C37169100006C37169100007C37169300008C37169300009《进料加工登记手册》及合同项下《加工合同备案情况表》、《进口合同基本情况》、《货物报关单》、《购货合同》、《代理报关委托书》等相关书证证实:199934月期间,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持上述四本手册向黄埔新港海关申报进口四批铝锭共999161千克,征免性质为进料加工,产品须全部复出口。

 

7、深圳仓储公司驻广州办提供的《登记证》、《报告》、《收条》、《提货单》证实:深圳仓储公司驻广州办代理了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进口铝锭的委托报关业务。

 

8、广东长运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黄埔分公司提供的《营业执照》、《报告》、《提货单》及该公司职员洪泳珍签认的《委托报关书》、《进口货物报关单》、《授权书》、《装箱单》证实:1999429,广东长运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黄埔分公司受深圳仓储公司驻广州办的委托,为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向黄埔新港海关申报进口毛重551648千克、净重499148千克的铝锭。

 

9、广州市江源储运贸易公司提供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报告》、《运输装卸发票》、《下元联营货场货物进、出仓(场)通知单》、《进出仓一览情况》、《提货凭证》以及刘福宝、王文锐的签认证实:199945月期间,下元联营货场存放了深圳仓储公司广州办的二批铝锭共约1000吨。

 

10、涉案进口铝锭的《提货介绍信》、《货运协议》、《码单复印件》、《称重单》、《银行送票回执》,证实涉案进口铝锭销售货款的收款人是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

 

11、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提供的销售铝锭及收款清单、与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往来账、银行送票回执证实:199945月期间,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向大沥华豪铝型材厂、南海水头铜铝材厂等国内企业销售铝锭的价格和数量情况。

 

12、厦门海关同安办事处提供的涉案合同手册核销资料,证实,涉案铝锭均是保税货物,涉案C37169100006C37169100007C37169300008C37169300009合同手册分别以按合同备案、库存征税后该手册结案、按“三无企业”处理、余料转册等形式结案。13、黄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厦门海关于2000年收取金鹭通公司保证金人民币452971元,是针对该公司合同手册延期收取的保税料中50%税款风险保证金,此保税料中的部分料件企业申请内销补税,税款共计人民币131403.29元,于2001年从保证金中领出缴入国库,尚余321567.71元人民币由厦门海关于200362退还给金鹭通公司的中方企业厦门鸣鹭贸易有限公司。

 

14、南海市沥东东联不锈钢铝型材厂提供的《营业执照》、《报告》、《情况说明》、《称重单》以及证人董卫峰的签认证实:该厂于1999 514日向凌某购买四车铝锭共152000千克,在过磅时被海关查扣。

 

15、南海市华豪铝型材厂提供的《营业执照》、《报告》、《称重单》、支票存根、《收据》证实:该厂于199945月通过曾六购买铝锭62074千克。

 

16、南海市中联铝型材有限公司提供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报告》、《称重单》、《收据》证实:该公司于19995月向叶巨英购买铝锭61544千克。

 

17、南海市联滘永丰铝型材厂提供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报告》、称重单、收据、银行送票回执、支付证明单、支票存根证实:该厂于19994月向曾福应购买进口铝锭30460千克。

 

18、南海市水头铜铝材厂提供的《营业执照》、《说明》、《称重单》、收据证实:该厂于1999513通过曾六购入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合同项下的进口铝锭61674千克。

 

19、南海市大沥南丰有色金属经营部提供的《营业执照》、李志濠签认的书面材料、称重单、收货收据、银行单证证实:该经营部于199944通过曾六向凌某购买进口铝锭,货款转入凌某帐户,所买铝锭转卖给永阜铝厂及国豪铝制品厂赚取差价。

 

20、证人叶巨英证言及其签认的称重单、收据、银行取款凭条证实:其于1999512通过曾福应向被告人凌某购买二车进口铝锭后转卖。

 

21、证人董卫峰(原南海市国豪金属制品厂、南海市沥东东联不锈钢铝型材厂负责人)、叶泽恩(南海市华豪铝型材厂法人代表)、邝天伦(南海市中联铝型材厂负责人)、陈伙友(南海市大沥联滘永丰铝材厂厂长)的证言均证实:其向凌某、曾六、曾福应等人购买的进口铝锭收款人分别为“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事处”或者“南海市小塘三亿贸易有限公司”。

 

22、证人曾六(南海市小塘三亿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签认收据、提货凭证、顺成地磅称重单、下元站联营货场货物出仓通知单、购货单等书证及对被告人凌某照片的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凌某通过其将部分进口铝锭销售给南海大沥华豪铝型材厂等国内厂家。

 

23、证人曾福应(南海市小塘三亿贸易有限公司业务员)证言证实:被告人凌某通过其将部分进口铝锭销售给南海大沥华豪铝材厂、永豪有色金属贸易部和叶巨英。

 

24、证人曾五(个体司机)的证言证实:在199945月期间,其为凌某、曾六等人到仓库装运的铝锭均是送到国内厂家。

 

25、证人肖顺强(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员工)证言及签认的码单复印件,证实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的主要业务是从下元仓库运送铝锭到南海大沥和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26、证人李明初(原厦门海关驻同安办事处综合科科长)、王建荣(原厦门海关驻同安办事处监管科科长)的证言证实:199810月,厦门海关驻同安办事处处务会曾经就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提交的《通过国内市场调剂部分生产原料的请示》的申请报告进行讨论。

 

27、证人接培勇(原厦门海关副关长)的证言证实:其在记忆中不能确定厦门海关驻同安办事处是否就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提出通过国内市场调剂部分生产原料的申请向其汇报过,但按当时的政策规定,厦门海关对于企业为促进出口而对原料进行市场调剂的申请是支持和同意的。

 

28、黄埔海关缉私局出具的《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证实:黄埔海关缉私局在中国农业银行厦门市海沧支行冻结了被告人凌某汇给厦门钨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人民币178万元。

 

29、黄埔新港海关出具的《海关扣留凭单》、《物品进仓清单》、《发还抵押物凭单》及黄埔海关提供的《关于协助变卖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走私案在扣私货的函》、《关于厦门荣高进出口公司倒卖保税料件走私案在扣私货提前变卖的审查批复》、《委托拍卖合同》、《海关变卖没收货物清单》、《海关收款书》证实:黄埔海关缉私局查获扣押的152000千克保税进口铝锭经拍卖,得款人民币233万元;存放于下元联营货场内的100000千克的铝锭已发还厦门金鹭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30、被告人凌某的供述及其签认的销售记录单、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的资金往来账、银行送票回执、提货介绍信、货运协议及码单、称重单、收据、印章传真件、银行汇票证实:其是受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和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董和平的指派担任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的负责人,199945月间,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和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从黄埔新港海关保税共进口了约1000吨铝锭,董和平明确表示海关同意公司在国内销售部分铝锭,其将合计780588千克的进口铝锭销售给南海市的华豪铝型材厂、南海水头铜铝材厂等企业。其中卖给东联不锈钢铝型材厂的152吨铝锭在秤重时被黄埔海关现场查获,仓库余货100吨是准备运回厦门的。

 

上述证据,经查证属实,证据确实、充分,足资认定。

 

关于被告人凌某提出其行为不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其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凌某的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凌某作为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南海市小塘办事处的负责人,仅是公司决策的执行者,其供述辩称是在公司相关人员明确表示已经获得厦门海关许可的前提下销售铝锭的,现厦门金恒有色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及厦门荣高进出口有限公司涉案的相关人员均不在案,本案现有证据不能排除被告人凌某的上述合理辩解,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凌某明知是保税进口的货物,在未经海关许可的情况下进行销售的依据是不充分的,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凌某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有理,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凌某明知是保税进口的货物,在未经海关许可的情况下进行销售的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凌某无罪。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余锦霞

 

审 判 员  李文东

 

代理审判员  赵志春

 

二〇〇八年五月六日

 

书 记 员  邓国锐

 

杨万升 

 

陈 埝 

 

廖燕洁

上一篇文章: 王某师职务侵占案的判决书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